最萌气象专家预测“春天会提早到来”
来源:最萌气象专家预测“春天会提早到来”发稿时间:2020-04-04 11:55:09


文中指出,美国的宪法将公共卫生的主要责任赋予各州,授权给各市和县。联邦政府的普通公共卫生法律权力较为有限,重点放在预防疾病的州际或国际传播的必要措施上。

难以想象,一个曾经和一线官兵共同生活工作的人,居然敢这样“慷他人之慨”,呼吁拿官兵的生命安全去尝试他的所谓“理论”。

抨击美国国务卿蓬佩奥在疫情期间的表现,称他是“美国历史上最差国务卿之一。”

文章称,还有任何其他在紧急状况下表现更糟糕的国务卿吗?蓬佩奥在疫情期间的表现,将使他位于有史以来最糟糕的国务卿之列。在之前一个月里,

托尔鼓吹“群体免疫”的理论依据,不是什么科学研究结果和专业数据,而是纯粹的政治目的:维护美国在南海的霸权。

作者们提到,长期以来,人们对这一紧急法律框架的主要担忧是,它给予官员们太多的自由裁量权,而对糟糕的决策却很少进行审查。通常,人们担心的是,官员们为响应公众要求会采取不适当的强制措施。例如,在2014年埃博拉病毒暴发期间,新泽西州州长下令一名从塞拉利昂返回的护士接受隔离,尽管她的病例并不符合美国疾控中心(CDC)的指导方针。

在报道结尾,谈起“罗斯福”号前任舰长克罗泽尔时,托尔认为“舰长对保护部下有道义责任”,但他坚持认为“备战必须放在第一位,对于部署在西太平洋的军舰而言,应当时刻保持纪律,即使有官兵生病,也要随时准备作战。”

值得一提的是,Mello是健康卫生法学领域的领袖学者,其研究重点是了解法律和法规对卫生保健提供和人口健康结果的影响。由于其在研究领域的贡献,Mello在40岁时就入选美国国家医学院。

实话说,即使在看了许多美国疫情的乱象后,笔者还是被这番话吓了一大跳。

那么,美国政府还能做些什么来促进统一的应对措施?作者们认为,“很明显,美国需要做的不仅仅是发布白宫和疾控中心的指导方针,因为自愿遵守是行不通的。联邦政府接管所有公共卫生命令将与美国的联邦体制不协调,但还有其他选择。”